鶴壁新聞網 鶴壁黨史網 鶴壁市群眾藝術館 鶴壁宣傳網 鶴壁文明網 鶴壁市博物館 登錄 | 注冊

鶴壁新聞網 > 新聞 > 鶴壁新聞 > 鶴壁社會

鶴壁87歲胡海重:朝鮮戰場上幾經生死

2019-12-19_4381392

胡海重

【鶴壁新聞網訊-鶴報融媒體記者 李丹丹 文/圖】“戰場上炮火連天,可有送信任務,再危險也得去!”“一、二、三等功我都得過,可我覺得我沒功,因為這就是我的任務,是必須完成的!跟那些在戰場上流血犧牲的戰士比,我做的這點兒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12月16日,淇濱區福田一區87歲的胡海重向記者講述了那段戰火紛飛的歲月,他曾參加過淮海戰役、渡江戰役、抗美援朝等。

參加淮海戰役,追擊黃伯韜

1932年,胡海重出生于濮陽市濮陽縣孟軻鄉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。

1948年6月,濮陽解放,胡海重響應號召,報名參軍,“那年我才16歲,被分配到華東野戰軍第8縱隊23師67團供給處,給團后勤主任當通信員”。

淮海戰役分為3個階段,胡海重直接參加的是第一階段和第三階段的戰斗。讓胡海重印象最深刻的是和國民黨第7兵團的那場戰斗。對方總司令是黃伯韜,當時黃伯韜的駐地在碾莊圩,“剛開始,我負責前后跑腿送信。雙方交鋒,炮火連天,一天凌晨,天蒙蒙亮的時候,我們發起了總攻,我們縱隊沖出戰壕,涉過水溝,從村子東南方向攻進村,我當時跟在一線戰士的后邊沖了進去,可找到黃伯韜的司令部時,他早已逃走了。”胡海重說。

“當天下午,我聽戰友們說,黃伯韜是喬裝成普通士兵逃走的,不過在突圍的時候死了。”胡海重說,“那場戰斗,敵軍幾乎全軍覆沒,我軍也傷亡慘重,戰場上到處都是尸體。”

為了勝利,我軍戰士沖鋒陷陣,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,胡海重看到三營長沖鋒的時候被子彈打中倒下了,鮮血把他胸前的衣服都染紅了,可三營長又站了起來繼續往前沖!

每天行軍百余里,榮立一等功

1949年4月份,上級決定,百萬大軍強渡長江,乘勝追擊國民黨部隊。

“當時,美英等國在長江上停有軍艦,試圖阻撓我們渡江。尤其是英國的幾艘軍艦,在我軍鳴炮警告后,依然不肯撤離,還主動炮擊我方。”胡海重說,之后,我軍進行了還擊,把他們的軍艦都打壞了,他們才狼狽逃竄”。

“從渡江戰役到解放上海,不到倆月的時間,我曾榮立過一個一等功。”胡海重說,當時除了打仗,最苦的就是行軍,穿著草鞋,日夜不停地走、跑,連睡覺都是走著睡的。胡海重作為通信兵,他走的路比別人更多。“當時我們有3個通信兵,大部分通信任務是我完成的,因為我覺得我年齡小,就得搶著干,得比別人干得多。”胡海重說,每天晚上,行軍停止后,戰士們都休息了,他還要去團部匯報當天的情況,因為駐軍的地方在不同的村子,因此,一天下來,別人行軍近百里,他得走百余里。

回憶起自己獲得的榮譽,胡海重一臉慚愧地說:一、二、三等功我都得過,可我覺得我沒功,因為這就是我的任務,是必須完成的!跟那些在戰場上流血犧牲的戰士比,我做的這點兒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又餓又冷,幾度和死神擦肩而過

1950年11月20日,胡海重隨軍從吉林跨過鴨綠江進入朝鮮參加抗美援朝,此時他已是通信班班長了。

“剛到朝鮮時,那兒的房子被炸毀了,處處都是彌漫的硝煙、破碎的磚瓦,連個人影都找不到。”胡海重說,我們的戰士都住在山上、樹林里,白天敵軍的飛機在上空狂轟亂炸,我們連動都不敢動,只有到了夜里才能偷偷活動一下。”

當時正值冬天,朝鮮酷寒無比,處處冰天雪地。“到了夜間,氣溫降到零下30多(攝氏)度,有的戰士靠著樹、靠著石頭,悄無聲息地睡過去,再也沒醒來,就這樣被凍死了。”胡海重說。

“營長的皮靴和腳凍在一起,脫不下來,他自己抱著揉搓了好半天,終于把皮靴脫下來了,可再穿的時候,皮靴被凍得硬邦邦的,又穿不上了。”胡海重說,“我算比較幸運的了,只有一個腳趾被凍壞了,不過到現在會時常沒有知覺。”

“入朝第三天,就開始參加戰斗了。”胡海重說,當時除了挨凍,還要挨餓,敵軍封鎖了交通線,糧食供應不上,為了讓前線戰士有勁兒打仗,糧食主要留著給他們吃,后勤兵經常連續好幾頓吃不上飯。胡海重在入朝第一天吃了半碗高粱飯,接下來一天多沒吃過一粒糧食。

第三天開戰,團長命令胡海重去前線送信,當他將信送到后,餓得頭冒金星,司務長見狀就問他:“你是不是餓了?”胡海重不忍心吃戰士們的糧食,就咬著牙說:我吃過飯了,不餓。”結果,司務長不相信他,硬是給他盛了一碗高粱飯,胡海重也就沒再客氣,狼吞虎咽吃完了,這才有勁兒回去。

再后來,糧食越來越少,交通線上的戰友冒死送來幾袋炒面,就是把大豆、小麥磨成粉后放點兒鹽炒一炒。每人分上幾把,那可是好幾天的口糧,大家都不舍得吃,餓了就吃一點兒。

1951年,胡海重從前方被調到后方,一天,他被安排去朝鮮當地的村莊購買糧食,可他突發高燒,臨時抽調了另一名山東籍的戰友去。“和戰友同去的還有一名翻譯官和該村的村長,他們執行任務的地方在一個小院里,敵軍的飛機突然來了,在上空不斷盤旋,院子里拴著一頭牛,牛受了驚嚇,拉都拉不住,動靜被敵軍發現后,他們開始往下投炸彈。我的戰友犧牲了,另外兩個人重傷。”說到這兒,胡海重的眼眶紅了。

“一個月之后,敵軍實行‘細菌戰’,把攜帶病毒的蚊子、蒼蠅從飛機上投放下來,很多戰友感染病毒后扛不過去犧牲了。”胡海重說,“我當時也感染了病毒,連著四五天高燒不退,后來燒得都走不成路了。”因朝鮮條件太艱苦,藥品供應不上,胡海重和其他被感染的戰友被轉移回國接受治療。“我記得那天,兩名戰友架著我,把我放到了火車上,我躺在車板上,聽著車外飛機轟炸的聲音,覺得隨時可能死去,可最終還是安全回到東北。”胡海重說。

曾去湖南支援“三線建設”

1956年,胡海重從部隊轉業到鶴壁地方工作。1966年,他響應國家號召,去往湖南耒陽縣支援“三線建設”,這一待就是11年,建礦井、開發煤炭,任務完成后,1977年胡海重才回到鶴壁。

說起自己的經歷,胡海重嚴肅地說:“我是一名中共黨員,也是一名軍人,只要國家需要我,我隨時都在!” 

責任編輯:韓智英
?
鶴壁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凡本網注明“鶴壁新聞網X月X日訊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鶴壁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鶴壁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鶴壁新聞網授權咨詢:0392-3313875

客服電話:0392-3313875 投稿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鶴壁日報社 版權所有:Copyright © hebi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豫ICP備05017469號-2豫ICP備05017469號-1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豫B2-20160119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1120180601

?

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豫公網安備 41061102000110號

如今赚钱免费加盟代理